多桑世代的前世今生

吴念真首度执导的舞台剧《人间条件一》于2001年首演,15年来多次演出,常民生活风情感人无数,本月底将再度巡演。

吴导欣赏拍摄《男人真命苦》系列的日本国民电影导演山田洋次并受其启发,其1994作品《多桑》就是货真价实的台湾国民电影,蔡振南饰演的父亲角色,为惯走平淡低抑路线的台湾新电影,创造出少见的巨大银幕形象和耀眼明星光芒。

《多桑》入选金马影展执委会邀请影人票选的「影史百大华语电影」名列73,影评人王玮在专书里评论蔡振南精彩昂扬的演绎:「自然深刻、率性真切的人物」,「原始、平凡,但是强大的生命力道」,「散发出一种形神皆準的慑人魅力」,「超越了作者个人的情感範畴,而量化为人们一致认同的对象」。

如此的讚词绝非溢美,当年金马奖入围最佳男主角奖满口台语的蔡振南却仍不敌《重庆森林》的梁朝伟,金马奖一向重华轻台,此即为显着案例,比名列影史百大之首的《悲情城市》(1989)拿不到最佳影片更扯。1994年金马奖的《多桑》,最佳剧情片也败给了《爱情万岁》,最佳原着剧本败给了杨德昌的《独立时代》,只拿下最佳电影歌曲和观众票选最佳影片。

多桑世代的前世今生

金马奖做为华人影展的浮华虚荣在这此暴露无遗,《多桑》和《海角七号》(2008)一样只能到观众票选和音乐奖项,影史价值上却都是当年唯一首选台片。《海角七号》另拿下「年度杰出台湾电影」这金马奖最荒谬的奖项。

2002到2005年的「年度最佳台湾电影」,延续至2006年的「福尔摩沙影片奖」和2007到2010年的「年度杰出台湾电影」,相对于「最佳剧情片」的本土二军属性,冠上「台湾」的贬抑自损,以及注定高度重叠的片单,于2010年达到荒谬顶峰,《当爱来的时候》和《第四张画》同时入围「最佳剧情片」和「年度杰出台湾电影」而分别拿下两头衔,最杰出不是最佳,最佳不是最杰出,晕头转向乱七八糟,隔年就取消莫名其妙的「年度杰出台湾电影」了。

杰出台湾电影奖项如果早几年设立,《多桑》或许能多捞个头衔,却不能涵纳此片恢弘的台湾史诗格局于万一,多桑228事变时在药铺做学徒祭拜惨死于嘉义火车站的潘姓医师,日后把小孩作业里ROC国旗的太阳照日本旗涂成红色,毕生心愿是飞到日本看皇宫和富士山,对中国党政权的彻底轻蔑和对日本的孺慕情怀,放诸今日台湾更显真实,可见诸2015年台湾赴日本几近380万人次,比2014年成长80万,不计港澳已超越赴中国人次,于中国党政权垮台的现在,多桑前世,今生重现矣!

《多桑》最让我疑惑的是,这部台语从头讲到尾的电影,台语极溜的吴念真导演为啥使用中语旁白贯串全片?这或许是给不讲中语的多桑世代,一个决绝的告别姿态?也或许就是为了主流中语社会中华民国人观众的一个方便而已?

寄望多桑世代的前世今生,台湾新世代国民电影新台语片,可以突破此一语言的藩篱。

肆无忌惮,全口台语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